uc书盟-无忧书网 > 云疏 > 第九百三十九章

第九百三十九章

天才壹秒記住 ℡无忧书网-(http://m.51shu.net)℡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叶飞扬试图让自己声音变得纨绔严厉一些,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,他被昭和困在了阵法里,出不去,动不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飞扬才感觉到,他身为凡人的无力,当初他可以呼风唤雨,完全是因为父亲叶兴在给他镇住场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他依旧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。

    父亲对自己很好,难道传音对自己就不好了么?如果没有传音,自己到现在也不会知道,爱是什么,是传音给了自己无尽的欢愉,是传音教会了自己如何去体贴一个人,如何去爱一个人。

    叶飞扬的眼睛渐渐变红,血丝弥漫,“你们这样子欺负一个小姑娘,难道不害怕天谴么?”

    他虽然由于资质的问题,不能够修仙,可总归是接触过的。诺大的一个叶家,没修炼的人,是屈指可数的。因而,关于天谴一说,他也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修仙之人最怕因果,欠了什么因,便要归还什么果,今日这两人在这儿伤害了传音,日后一定会有报应。天道好轮回,报应终不爽。

    “天谴?”千冰嗤笑一声,“我今儿做的这事情是叫积善行德,她修习这媚术,干了多少事情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飞扬,救我,我怕,”周传音泪眼婆娑的看着叶飞扬,虽然知道眼前之人只是**凡胎,比不得那些修仙之人,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了,一旦被这个可恶的女人破了她的媚术,那么,等待她的,便是万劫不复,“我不懂什么媚术,这是什么?她这分明是血口喷人,她就是看见我和你亲热,她嫉妒!飞扬,救我!你不在我的身边,我真的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周传音现在充分的展现出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形象,那梨花带雨的模样,任是谁看到,怕都是会心生怜惜,进而阻止千冰下一步动作。可惜的是,尽管现在街道上开始有人走走停停,但他们却像是看不见这儿一般,径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传音惊恐的看着千冰和昭和,难道今天,就是她的末日了么?

    知道了自己说天谴这事儿威胁不了那嚣张的两个人,叶飞扬开始在翻自己的储物袋,身为叶家管家的少爷,这十几年下来,也总归有不少稀罕物事,说不定可以救传音。

    “我说,叶家的这小子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昭和布下的阵法,你用什么,都破解不了的。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,不然到时候你又该要心疼你的法器了。”千冰见他在做这些无用功,忍不住劝道。

    只是,叶飞扬却像是着了魔一般,也跟听不进千冰的话,依旧在疯狂的翻着他那储物袋,地上已经摆了很多凡人可以使用的法宝了。

    说了两句,千冰突然反应过来,眼前这个人,也是被媚术蛊惑的人,现在,不管说什么,他都会偏向周传音,自己不如直接揭穿周传音的真面目,破了她的媚术,这样倒来的直接些。

    “昭和,你看着些,注意阵法,别让这个女人给跑了。”虽然知道周传音能跑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不过千冰还是忍不住吩咐道,“你也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叶飞扬试图让自己声音变得纨绔严厉一些,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,他被昭和困在了阵法里,出不去,动不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飞扬才感觉到,他身为凡人的无力,当初他可以呼风唤雨,完全是因为父亲叶兴在给他镇住场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他依旧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。

    父亲对自己很好,难道传音对自己就不好了么?如果没有传音,自己到现在也不会知道,爱是什么,是传音给了自己无尽的欢愉,是传音教会了自己如何去体贴一个人,如何去爱一个人。

    叶飞扬的眼睛渐渐变红,血丝弥漫,“你们这样子欺负一个小姑娘,难道不害怕天谴么?”

    他虽然由于资质的问题,不能够修仙,可总归是接触过的。诺大的一个叶家,没修炼的人,是屈指可数的。因而,关于天谴一说,他也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修仙之人最怕因果,欠了什么因,便要归还什么果,今日这两人在这儿伤害了传音,日后一定会有报应。天道好轮回,报应终不爽。

    “天谴?”千冰嗤笑一声,“我今儿做的这事情是叫积善行德,她修习这媚术,干了多少事情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飞扬,救我,我怕,”周传音泪眼婆娑的看着叶飞扬,虽然知道眼前之人只是**凡胎,比不得那些修仙之人,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了,一旦被这个可恶的女人破了她的媚术,那么,等待她的,便是万劫不复,“我不懂什么媚术,这是什么?她这分明是血口喷人,她就是看见我和你亲热,她嫉妒!飞扬,救我!你不在我的身边,我真的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周传音现在充分的展现出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形象,那梨花带雨的模样,任是谁看到,怕都是会心生怜惜,进而阻止千冰下一步动作。可惜的是,尽管现在街道上开始有人走走停停,但他们却像是看不见这儿一般,径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传音惊恐的看着千冰和昭和,难道今天,就是她的末日了么?

    知道了自己说天谴这事儿威胁不了那嚣张的两个人,叶飞扬开始在翻自己的储物袋,身为叶家管家的少爷,这十几年下来,也总归有不少稀罕物事,说不定可以救传音。

    “我说,叶家的这小子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昭和布下的阵法,你用什么,都破解不了的。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,不然到时候你又该要心疼你的法器了。”千冰见他在做这些无用功,忍不住劝道。

    只是,叶飞扬却像是着了魔一般,也跟听不进千冰的话,依旧在疯狂的翻着他那储物袋,地上已经摆了很多凡人可以使用的法宝了。

    说了两句,千冰突然反应过来,眼前这个人,也是被媚术蛊惑的人,现在,不管说什么,他都会偏向周传音,自己不如直接揭穿周传音的真面目,破了她的媚术,这样倒来的直接些。

    “昭和,你看着些,注意阵法,别让这个女人给跑了。”虽然知道周传音能跑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不过千冰还是忍不住吩咐道,“你也小心。”

    银针闪烁着寒芒,虽然看出来并没有淬毒,不过依旧让看到的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千冰就这样拿着银针,一步步逼近被困在阵法中的周传音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周传音的声音中已经不自然的带上了些许的颤音,修士的感觉总是精准的,她感觉到,这根小小的银针,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千冰笑的一脸灿烂,只是说的话却让周传音心惊胆战,“自然是破了你的媚术啊!”

    对于修炼媚术的人来说,媚术,就相当于她们的命根子,这与她们的修为息息相关,一旦媚术被破了,那修为也就随之没了。

    千冰拿着手中的三寸银针,声音轻柔,“别怕啊,你看就这么一根针,对准穴位,轻轻一戳,你的媚术就会这么的没了的。”

    千冰再姣好的脸蛋,在周传音的眼中,也如同这世上最可怖的魔修一样,她现在说的每一个字,都像魔音贯耳。

    “飞扬,救我,求你。”梨花带雨的漂亮女人总是最惹人怜惜的,知道自己的媚术对那个叫昭和的男人没用,周传音暗暗地加大了对叶飞扬的媚术控制。

    叶飞扬此时的眼睛,已经是布满了血丝,他开始尝试着用那些法宝来炸开昭和布下的阵法,只是,这些都是在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叶飞扬就像是个傀儡一般,不断地用法宝攻击者阵法,不知疲倦,一刻也停不下来,就连身上被溅的都是鲜血,也好不去关心。

    千冰见叶飞扬这个模样,心知情况不妙,若是自己再不赶紧破了周传音的媚术,速度稍稍慢了一步,那给这个叫叶飞扬的凡人带来的伤害,也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千冰拿着银针,对着周传音身上的涌泉穴,便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耳旁立即传来了周传音的惊呼声以及凄惨的叫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传音加诸在叶飞扬身上的媚术也失效了。叶飞扬先是恍惚了一下,然后就看到自己的身上沾满了鲜血,而自己的手上,也是拿着法器想要攻击着什么。

    银针闪烁着寒芒,虽然看出来并没有淬毒,不过依旧让看到的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千冰就这样拿着银针,一步步逼近被困在阵法中的周传音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周传音的声音中已经不自然的带上了些许的颤音,修士的感觉总是精准的,她感觉到,这根小小的银针,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千冰笑的一脸灿烂,只是说的话却让周传音心惊胆战,“自然是破了你的媚术啊!”

    对于修炼媚术的人来说,媚术,就相当于她们的命根子,这与她们的修为息息相关,一旦媚术被破了,那修为也就随之没了。

    千冰拿着手中的三寸银针,声音轻柔,“别怕啊,你看就这么一根针,对准穴位,轻轻一戳,你的媚术就会这么的没了的。”

    千冰再姣好的脸蛋,在周传音的眼中,也如同这世上最可怖的魔修一样,她现在说的每一个字,都像魔音贯耳。

    “飞扬,救我,求你。”梨花带雨的漂亮女人总是最惹人怜惜的,知道自己的媚术对那个叫昭和的男人没用,周传音暗暗地加大了对叶飞扬的媚术控制。

    叶飞扬此时的眼睛,已经是布满了血丝,他开始尝试着用那些法宝来炸开昭和布下的阵法,只是,这些都是在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叶飞扬就像是个傀儡一般,不断地用法宝攻击者阵法,不知疲倦,一刻也停不下来,就连身上被溅的都是鲜血,也好不去关心。

    千冰见叶飞扬这个模样,心知情况不妙,若是自己再不赶紧破了周传音的媚术,速度稍稍慢了一步,那给这个叫叶飞扬的凡人带来的伤害,也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千冰拿着银针,对着周传音身上的涌泉穴,便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耳旁立即传来了周传音的惊呼声以及凄惨的叫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传音加诸在叶飞扬身上的媚术也失效了。叶飞扬先是恍惚了一下,然后就看到自己的身上沾满了鲜血,而自己的手上,也是拿着法器想要攻击着什么。
℡无忧书网-(http://m.51shu.net)℡